Kaiju自白

Pacific Rim環太平洋
把他當作純屬腦洞文

 

 

 

 

  我們生長在一個除了我們種族外都沒其他生物的無名星球,現在因為資源使用完畢,所以"主人們"開始培養我們、當作戰士般賦予我們使命,前往攻擊下一個殖民地。


  當我們從誕生那刻起,我們的精神就相連在一起了,你說相連的感覺是什麼?就好像殖民地的害蟲們所說的「身歷其境,動感享受」,精神隨著 遠在殖民地的對方起舞,連兄弟們受傷的時後我們也能夠感覺得到,當兄弟們死亡時,同樣我們感覺到的是一陣刺痛後畫面就像關機了般再也感覺不到對方,再怎麼 在精神裡呼喊也沒有回應。


  都是那些討厭的害蟲的關係!


  雖然很想跟著兄弟們一同去攻擊殖民地,但由於我年紀還小,所以只能夠待在家裡用精神來感覺殖民地的狀況,以及替遠處的兄弟們加油。


  害蟲們給我們起了個奇怪的稱號叫「Kaiju」,在這稱號之下又給我們個別取了其他的名字,看起來害蟲們有喜歡替其他事物取多種名稱的無聊喜好。


  害蟲的攻擊很奇怪,先用小不拉機包著火焰的垃圾丟我們,就像是情報中害蟲們會對討厭的害蟲扔雞蛋行為一樣毫無用處,後來才用威力強大的不明武器攻擊,雖然那武器所製造的環境很吸引獸,但是被打到還是很痛的!


  前後死了四個兄弟後,在第五個兄弟去執行任務時,出現了從未見過的東西。


  "?!"我們可以感覺到兄弟吃肥美的害蟲吃的正高興的時後,看見跟兄弟一樣高大不明物體的反應。


  看看那東西,雖然看起來沒有肉感,但那獨特的外表、加上有個性的塗紋,儼然是個美麗的東西。


  原來這個星球也有這樣的生物?噢,不知道能不能對她打好關係,娶個異地老婆似乎也不錯。


  透過精神相連所傳來的情緒反應,我們能知道正在執行任務的兄弟也起了跟我們一樣的念頭,不過可能是因為現場衝擊比較大,兄弟整個定在原地目不轉睛地盯著那個異星生物。


  透過視覺,那個美麗的東西忽然開始往兄弟的方向奔跑,就像是見到許久不見的朋友或者戀人般直撲過來,而兄弟也像是感染氣氛般展開牠的雙手,準備迎接她,然後——


  噢,然後就被揍了一拳。


  被揍的兄弟腦筋還轉不過來,連同觀看者的我們也反應不過來,那個美麗的東西就突然又揮了幾拳過來,拳拳命中兄弟,打得連我們也覺得好痛,真是可憐在現場挨揍的兄弟。


  在幾拳攻擊下來,不久我們就失去兄弟的聯繫,原來異星生物的求愛行為比我們還激烈,但是能夠娶到漂亮的老婆這點犧牲算什麼?


  見識到異星生物的行為,兄弟們不僅沒有感到氣憤,反而是更處於興奮的狀態,大家都迫不及待想衝出突破點去近距離碰觸那個異星生物。


  出突破點預約表頓時爆滿大塞獸,"主人們"認為與異星生物繁殖有點不妥,為了平息兄弟們高漲的情緒,還另外培養了姊妹們,但這些還是不減我們想衝出突破點找老婆的念頭。


  第六個兄弟衝出突破點後碰到的是不同樣貌的異星生物,雖然造型不一樣、塗紋不一樣,但還是個美麗的生物。


  看來異星生物跟我們一樣有著相同基因,但是外貌都不同的相似度。


  啊,我也想快點出去找個老婆了。


  第六個兄弟也在美麗生物的拳頭下陣亡。

 

 


  前前後後犧牲了不少兄弟,看來在異星找老婆還真是困難,有的兄弟已經開始放棄找老婆的機會,又開始了打算吃肥美害蟲大餐吃到飽的計畫。


  嗯?連結怎麼突然闖進一絲雜訊?等等,我是看到了什麼?害蟲的一生寫真!說不定會有那個美麗生物的資訊,我看看……


  什麼!居然有兩隻害蟲寄生在美麗生物的身體裡,真是太可惡了!害蟲就是要驅逐掉才對,看看我們身上的虱蟲,整天在那邊叮咬有夠難過,想必美麗生物也有跟我們一樣的困擾,難怪她們會心情不好亂打獸。



  清除了美麗生物身上的害蟲,但是美麗生物卻像死掉般再也不動了,真令獸困擾,看來要接受對方,也要接受對方身上的寄生害蟲。



  大哥要兩個兄弟出去探個路,等待牠爬出突破點後再攻擊,在三獸的包圍下,美麗生物很快地就落入了我們的手掌心,就在兄弟們要伸出獸爪的時後,美麗生物突然來個反擊,二哥就這麼慘死在自己的衝動下。


  大哥跟三哥眼看不對,便兩獸圍攻一個美麗生物,沒想到她卻爆炸了。


  我們得知大哥被近距離炸得傷痕累累,但是怎麼也沒想到大哥竟然成功帶了一個美麗生物回來,在我們近距離實體看清美麗生物的長相後——
  噢,她發出一陣白光後消失了。



  異星的美麗生物到底是有多討厭我們阿?

創作者介紹

尤那/赤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