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好灰,四周的建設好破爛,死沉的機場放眼望去只有拖著緩慢步伐不知去從的殭屍,偶爾哀嚎幾聲毫無意義的句子,又是平淡無比且無聊的一天。
我毫無目的的在機場裡閒晃,我為什麼在這裡?反正都死了,在哪裡似乎也不是什麼重要的問題。
頭上的燈管一閃一閃的發出嘶嘶聲,角落結網的蜘蛛沒有生機地垂在一旁,看似許久沒有獵物上門就這麼餓死在那裡。四處積乘一層厚厚的灰塵,只有少許有殭屍路過時留下的腳印,但過不久又會被那飄浮在空氣中的微塵給覆蓋。
我晃到了整個機場裡我從來沒走過的路線,用探索來打發空虛的時間,說不定可以發現幾個有趣的物品當做收藏品帶回我的波音七四七噴射機家。
晃著晃著,在腳前的是疊滿灰塵的階梯,噢—爬樓梯,有什麼比這件事更為難殭屍呢。
算了,為了收藏品,爬樓梯算什——這樓梯有五層樓高,真糟。
當我一腳踏上第一階時,腳下忽然傳來喀喀齒輪啟動的聲音,我就踩著那"第一階"緩緩的往上升,太棒了,可以不用爬那長長的樓梯了。
老實說它啟動時嚇了我一跳,但是在上升的閒時我望著旁邊的巨大玻璃牆,外頭的風景隨著上升一點一點地改變,靜止不動的景色突然動了起來就像有生命力一般地在變化著,只要那窗戶不是沾滿了一層霧霧的粉塵會更好。
扣答,到達最頂端,腳踏出去後階梯也跟著停止運轉,原本階梯運轉的喀喀聲也沉靜了下來。
有趣,太有趣了。
可惜這玩意帶不回家,不然我真想把它帶回家夜不停歇地搭著它。

這天我總共搭了五十幾趟手扶梯,直到外面的景色變黑至什麼都看不見,我才拖著腳步回家。
殭屍不需要睡覺,但是太陽顯然是需要,所以我只好等它醒來才能繼續搭著手扶梯欣賞外面的景色。
如果我有女朋友,一定會帶她來體驗手扶梯的樂趣。

「呃……R,我們究竟為什麼要在這裡搭好幾趟手扶梯?」

尤那/赤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