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魚梗Q

「抓到太陽先生了!」


→那個什麼人魚
→聽說是BE


迪爾姆德喜歡金色。
在一片蔚藍的海洋裡,金色是非常難見到的顏色,在陽光難以進入的深海裡,能看見的色彩僅有讓人感到寒冷般的深色。
「迪爾你再曬太陽下去,小心會變成魚乾!」
他的哥哥常常在他趴在海面上的石礁觀察太陽的時候這麼說道,然後他就會依依不捨地潛回海裡,被太陽烤熱的身體便會被海水一點一點地帶走熱度。
在海底仰望海面上折射下來的金色太陽光是那麼的美麗、又溫暖。
可惜的是不管他怎麼伸出手就是碰觸不到太陽,反而是被陽光灼傷了眼睛或是身體。
太陽先生雖然美麗,但很不友善,要是能夠做朋友就好了。

他平常的生活就是以捕捉太陽先生為樂,在海底仰視著海面的一抹金色,然後迅速地向上游一躍出水面伸出手抓住它……當然,太陽先生不會那麼容易就被他抓住,所以往往都是撲空的摔回海裡。
但今天貌似有點那麼不一樣。
他抓到金色的太陽先生了。
抓到的那瞬間還有點不敢相信手裡的真實感,拖回海裡的時候才發現自己手中正抓著太陽先生,不過仔細看又好像有點那麼的不同,這位太陽先生並不會灼傷自己,反而好像不能適應海水一般的拼命掙扎,然後太陽先生吐出一堆氣泡後就不動了。
該不會跟那些總在海面上漂過去並帶來一堆噪音的人類一樣是不能長久待在海裡的?
想到這點,迪爾姆德便拉著太陽先生衝刺回到海面上,把他拉起放置在一塊石礁上端詳。
「嗯……那些人類是怎麼做的來著,用力按壓把水吐出來?」迪爾姆德回憶起那些人類被哥哥們拉到海裡後被同伴搭救回去做的動作,原本不動的人也會逐漸又開始活動。
於是迪爾姆德有樣學樣地雙手握實,然後就是朝那人的胸口用力一壓——
水是吐出來了,但怎麼好像還連帶什麼被折斷的聲音和夾雜一堆紅色的液體跟著海水被吐出來?
迪爾姆德不懂這到底是什麼情況,眼見太陽先生臉色越來越蒼白、呼吸似乎也奄奄一息似的讓他感到不知所措。
太陽先生要死掉了嗎?
聽那些人類說人魚的血可以使他們長生不老,雖然不知道是否真的有效總之試試看就知道,對此迪爾姆德毫不猶豫地用指甲劃開手臂,然後大量鮮血就這麼噴灑在那人的面孔上,頓時畫面看起來有那麼的一絲詭異感。
幾分後血液像是奏效般,原本動也不動的人開始轉動頭部然後咳了幾下,他睜開眼睛四處看了一下最後目光落在迪爾姆德身上,臉色難看地說了見面後的第一句話:
「你是想殺了我嗎,雜種……魚?」



我寫不下去了(被打)
以下段落跟沒意義設定



吉爾迦美什無聊的時候會亂拉迪爾姆德臉前的呆毛,或者看著迪爾姆德身上的鱗片映著漂亮的折光會忍不住去拔幾片來玩。
迪爾姆德對此感到非常困擾,但他被拔鱗片後也會相對的要求吉爾迦美什給他一根金髮。
(太陽的毛?)

「你從來沒看過陸地上的東西?」
「哥哥們說陸地上的人類很危險,最好遠遠看到他們就盡快離開,所以我就沒什麼接觸過人類。」
「那你還不快逃?」
「吉爾跟那些人類不一樣,你是太陽先生。」

吉爾迦美什曾有想過把迪爾姆德帶回家養在魚缸裡,至於食物……高級魚飼料不知他吃不吃?
「魚飼料?那是什麼?」迪爾姆德好奇地回答另一個問題:「我沒辦法跟你到陸地上去,離開大海太久會使我們衰弱最後死亡,即使是從大海抽去的海水也沒辦法讓我們回復,必須待在大海這個地方才行。」

人魚的血液無法使人長生不老,僅能治癒傷口,但人類一生只能使用一次治癒,再多都沒有效果。

吉爾迦美什在離海洋很遠的陸地裡發現了迪爾姆德,他被人們關在馬戲團裡的玻璃缸展示,正虛弱地沉在佈滿珍珠的缸底。

吉爾迦美什抱著迪爾姆德一路直奔往大海,在太陽落下前抵達了大海邊緣,但在他懷裡的迪爾姆德也已沒了心跳,連原本鮮豔亮麗的鱗片也變得黯沉無光。
「你給我睜開眼睛看著我,迪爾姆德!」毫不猶豫地一躍跳入大海裡,任憑海水冰冷的溫度侵染著他倆的身體,拍著對方的臉試圖叫醒對方。

迪爾姆德再也沒睜開眼睛繼續追逐著金色太陽的身影。




我知道有人會想打我,所以我落跑先
  ∧_∧
 ( ・ω・)」
 「   ノ
 」 ー ┐


應觀眾要求
以下更HE線
一個段落加結尾修改

「吉爾不下來玩玩嗎?海底很漂亮的唷!」迪爾姆德上半身靠著小船邊,下半魚尾隨著小船的晃動在漂動著。
「不了,我沒興趣。」吉爾迦美什在小船上仰躺著望著藍藍的天空發呆。
「……」
迪爾姆德歪著頭盯著吉爾迦美什看了一會,接著整身潛入海裡,然後用強而有力的魚尾拍打海面,將濺起的水花通通往小船裡潑。
「笨、笨蛋!衣服會被你弄濕的啦!」吉爾迦美什急忙坐起身閃躲潑濺而來的水花,可惜面對如水桶潑灑般的水量閃躲無效,整身的衣服很快就全濕了。
「下來玩?」
「……」吉爾迦美什面對迪爾姆德那閃閃發亮的眼神想罵也罵不了,只好黑著臉默默地拿起船槳慢慢地划回岸邊。
迪爾姆德失望地看著吉爾迦美什划著小船離開。
吉爾怎麼樣都不下海陪我玩,即使衣服濕了也一樣。
難不成他不會游泳?

◆結尾修改
吉爾迦美什抱著迪爾姆德一路直奔往大海,在太陽落下前抵達了大海邊緣,但在他懷裡的迪爾姆德也已沒了心跳,連原本鮮豔亮麗的鱗片也變得黯沉無光。
「你給我睜開眼睛看著我,迪爾姆德!」毫不猶豫地一躍跳入大海裡,任憑海水冰冷的溫度侵染著他倆的身體,拍著對方的臉試圖叫醒對方。
就在那時,迪爾姆德就睜開眼睛盯著吉爾迦美什,然後一臉惡作劇得逞的笑容,連魚鱗也重回了原本閃亮的色彩,讓吉爾迦美什看得一愣一愣的。
「依照契約,你將成為我的東西咯。」
吉爾迦美什才發現自己能在海底呼吸、並且雙腳開始長出了鱗片。

人魚的血液無法使人長生不老,僅能治癒傷口,但人類一生只能使用一次治癒,再多都沒有效果。
但許多人都不知道的是,人魚的血也等同於詛咒,接受人魚救治的人往往都不敢再接近大海——
因為在全身浸泡海水之刻,就會成為他們的同類,如同深陷詛咒般,無法再踏上陸地。

「馬戲團玻璃缸那次你該不會是故意的吧?」
「怎麼會呢,我是真得差點死掉耶!」

「不過借用了那次意外倒是沒錯。」
「……你不需要那麼誠實的把真相說出來。」


那個全身浸泡海水的部分是意指被人魚拉下海底才成為人魚的詛咒
不過HE的閃閃是自願跳下去的,迪爾並沒有逼迫他
迪爾也如願以償得到金色收藏品了(?)

我真的沒有在報社,真的(沒人相信)

魚

炸船  

創作者介紹

尤那/赤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