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x機甲
Pacific Rim環太平洋
把他當作純屬腦洞文




  夜晚,是人類休息的時間,除了有些堅守狀況的警備員以及趕工的維修工人, 其他無事的人都各自在自己的寢室裡休息,好儲備隔日所需的體力。在角落有間外門畫滿了征戰塗鴉的雙人房,雙人房內只有時鐘走動的滴答聲和兩個男人細微的鼾 聲,顯然房內的主人正在熟睡,忽然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走動聲,接著是警報器的全體廣播。
  "怪獸警報,Becket兄弟請準備著裝,突破點顯示怪獸出現,第三量級代號—伊魯加"
  警報鐘大聲響起嗶嗶嗶的叫聲,躺在下舖的人一秒就睜開了眼睛並一揮手將警報鐘按掉,神情飽滿的不像是熟睡中被吵醒般的疲憊臉,他快速地跳下床並抬頭望向躺在上鋪的哥哥,抽起他枕頭往哥哥的臉上拍打邊大喊:「YancyYancy,起床囉!」
  俗話說早起的鳥兒有蟲吃,早起的人有人可以玩,每次早起都可以用不同方式叫醒另一個人,Raleigh對此感到愉悅。
  躺在上鋪的人一臉不悅地一把抓走在臉上拍打的枕頭,然後睡眼惺忪的看著一旁的時鐘,慵懶地抱怨:「怪獸怎麼總是挑夜晚的時候出現。」
  「快點,我已經等不及去痛扁那頭怪獸了!」Raleigh搖了搖上鋪,然後蹦跳地抽起掛在椅子上的衣服套上。

  待兩人走進換裝室裝備完畢,踏入熟悉的駕駛艙展開精神連結後,便駛著一起征戰多年的戰友—吉普賽危機,出發前往風大浪高海洋的深處。

  "吉普賽危機,怪獸就在你的正前方不遠處,正從海底快速的往海面上移動"
  「來吧!你說要先給他當頭棒喝還是當臉棒喝呢?」
  「你沒有木棒可以給牠棒喝。」Yancy淡淡地吐槽,然後兩人相視而笑。
   過沒多久,在擺盪不停的海面上隆起了一團巨大的浪山,隨著海水和幾隻大魚傾瀉而下,浪山裡的物體也隨之顯現,牠長的像角蛇般全身灰藍色帶著幾條紅色刻 紋,有著圓長的頭角與尖利如刀鋒的背角,雙手則像海鯨般的彎長又粗厚,牠沒有雙腳,只有一條肥大的長尾盤據在海面下,牠衝破海面後便瞪著吉普賽危機長吼。
  「真是條大魚。」兩人擺起攻擊架勢,作勢挑釁般的向怪獸招手。「準備好晚餐加菜了嗎?」
   怪獸被挑釁後叫了一聲,然後一個旋身捲著海水就像水龍捲般往前衝刺,早有準備的吉普賽危機一個側身就閃掉這突來的攻擊,在怪獸撲空時順道抓住牠的尾巴, 「可惜這玩意不能—吃!」一個過肩旋轉就把怪獸重重的甩向海面,在怪獸爭扎著挺起時又往牠臉上打了一拳,重重吃了這一拳的怪獸發出慘烈的吼叫聲便倒回海 中。
  「我想我們是只用一拳就解決牠了?」吉普賽危機瞪著起伏的海浪,就是沒有看見龐大物體的動靜。
  「Sir,我想我們已完成任務,我們將準備回去總部。」Yancy向觸控版按了幾個按鈕。
  "吉普賽危機,牠在你們的後面!"
  「什——」話還來不及說完,後面突然一個強力撞擊將吉普賽危機撞倒在海裡,在吉普賽危機急著爬起時,怪獸突然發出了一個細長又刺耳的聲音沖擊著Becket兄弟的耳朵。
  「天,那是什麼聲音。」兩人都被那聲音直擊得有點暈眩,令吉普賽危機呈現一個停頓狀態。
  怪獸捲起吉普賽危機連同手腳緊緊纏住,用那彎角般的手鰭不斷穿戳著吉普賽危機的胸口及腰,只見腰部零件一點一點的被破壞、剝落。
  「我們遭受到了攻擊!」機部發出警告訊息,吉普賽危機勉強抽出一隻手想一拳揍往正在破壞自己的怪獸,不料才剛抽出手就被怪獸的利齒給緊緊咬住。
  「我們這樣根本動彈不得!」Raleigh氣的轉頭對著Yancy喊。
  「等等,怪獸好像停止破壞了。」Yancy皺著眉頭感覺著現在的動靜,怪物的攻擊忽然停了下來,反之卻開始不斷地發出一下長一下短的囂聲。
  「……」機艙內一陣沉默。
  "呼叫吉普賽危機,你們還好嗎?"
  「呃……我們還可以應付。」Yancy感覺到從另一端傳來的訊息,偏過頭看著Raleigh說:「你知道我在想什麼。」
  「這……牠在對我們發情?對吉普賽危機——發情?」Raleigh瞪大眼不可置信的說:「我的天,這太噁心了!你有想像過怪獸會發情嗎?」
  「牠現在就是在對著咱們發情了。」聳肩。
  『警告,受到液體攻擊。』機艙內響起冷硬的電子音,面板上還顯示了哪個部位正受到攻擊。
  「……我無法忍受這種鳥事。」Raleigh伸手按向面板輸入指令,「排出胸口的燃料!」
  從胸口突然噴發的燃火燒著緊纏住吉普賽危機的怪獸身軀,怪獸一個不注意被燒個正著,灼熱的傷口刺痛著怪獸使怪獸一邊吼叫一邊鬆開身軀想脫離,不料鬆開同時也被吉普賽危機掙脫開來的雙手緊緊抓住。
  「別想射了就跑,發射等離子砲!」
  被緊抓住且被燒得差不多的怪獸被等離子砲這麼一轟後身體就破了一個洞,在落下同時斷成了兩截。
  "發現有等離子砲發射的訊息,你們真的還可以嗎?"
  「沒問題,我們已經確定擊殺怪獸,待會就回總部。」Yancy關閉面板後轉頭問:「你還好吧?」
  「心情上很不舒服,我們應該要把牠撈回來繼續炸,把牠炸到爛掉看不出獸型才對。」Raleigh悶悶的說。
  Yancy短短地笑了幾聲說,「回去吧。」

  事後維修日常
  「嘿,YancyRaleigh。」一邊正在搬運維修器材的維修員工看到兩兄弟站在旁邊看著吉普賽危機的維修便隨口說:「怪獸的攻擊真是猛烈對吧?除了腰部嚴重受損外,有些地方居然還生鏽了呢,那隻怪獸會噴酸液?」
  「……」兩兄弟沉默了一下,Yancy乾笑著說:「也許是常常泡在海水裡所以受到海水的侵蝕了吧哈哈哈。」
  「咦?可是……」維修員工還想繼續問下去,結果兩兄弟一溜煙就跑的不見人影。
  「如果是因為泡在海水裡才生鏽的話,應該會連腳的部分也生鏽阿?」何況機體本身有作防鏽處理。
  所以這生鏽是怎麼一回事?

END



我大概是腦子有洞吧,寫了個奇怪的文、奇怪的CP(應該也算不上CP
那個代號是我隨便找個詞去掰的名字,不是官方的正式怪獸名
不過我在想,如果怪獸真的O了機甲,那駕駛員會有感覺嗎(爆)

創作者介紹

尤那/赤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