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會有幾次中獎到穿越異世界,又有幾次會面臨到生命危險?艾爾菲從醒來到現在都不知道被嚇斷神經幾次,只知道下意識擺動雙腳顧著逃命,雖然有庫諾擋著怪物的侵入,但還是有些許小型怪趁著空隙鑽了進來,導致艾爾菲不斷在圓陣內狼狽的逃命。

  「不是叫你睡覺嗎!」庫諾一拳打爆面前闖進光牆的畸形怪物,回過身將追著艾爾菲的小型怪用雷電炸飛。
  「這種情況下怎麼睡得著阿!」
  在圓陣的光牆外包圍著一大群畸形的人型怪物,每一隻都發出那淒厲的哀叫聲邊敲打著光牆,怪物的眼睛似有若無的直盯著艾爾菲看,再加上庫諾轟打怪物的聲音及魔法效果,不斷有怪物斷肢被炸飛到天上、被打爆的慘叫聲,在這種情況下庫諾還要他安心躺下睡覺——
  睡得著才有鬼!
  別人睡前數羊,你是睡前打怪阿!要睡覺還要被這麼多詭異的怪物盯著看,先不說睡著了會被捕刀的可能性,睡了會作惡夢吧!
  「昨天不就睡的很安穩嗎。」庫諾邊將緊抓在手中的怪物扯成兩半邊轉回過頭怒吼:「不要逼我打昏你!」
  「哇阿阿阿我睡了不就死定了嗎!」艾爾菲抱著頭彎下身撲倒閃過飛撲過來的怪物,撲空的怪物就這麼摔倒直撞在平地上,憤怒的張動著那看似是嘴巴的黑洞,發出詭異的哇哇聲。
  它搖搖晃晃地站起,那被稱作眼睛的空洞就只是一直盯著艾爾菲,臉上看不出表情的它伸著它那扭曲變異的手直往艾爾菲身上抓,逼得艾爾菲黑著臉驚恐的後退。
  一直抓不到艾爾菲的怪物突然發出了一種聲音——
  艾……
  ……艾……大人……
  咦?
  艾爾菲呆愣的聽著那斷斷續續的聲音,愣愣地看著那支手朝自己身上襲來。
  一個少年身影飛竄過來迅速斬斷那支手,掉落在地上的手還在扭動著,庫諾擋在艾爾菲前面怒喊:「你在發什麼呆阿!」被這麼一喊,艾爾菲才回過神發現怪物就站在自己面前,被斬斷手的怪物一聲長嘯突然將目標轉向庫諾,不過也才試圖攻擊幾下就被庫諾丟出好幾道閃電給電焦。
  庫諾一腳踹倒那被電成焦塊的怪物,看著那堆焦炭碎成塊滾落在地,黑著臉轉過身瞪著艾爾菲,舉起拳頭——
  「等等,住手!你該不會真的要打暈我吧。」艾爾菲驚恐地往後退。
  「放心,包準你毫髮無傷一覺到天亮。」庫諾擺著扭曲的笑容舉起拳頭逼近。
  「話不是這樣說的吧——」
  然後艾爾菲被一拳重擊腹部,倒地不起。

  *

  啾、啾啾--
  咦,什麼,啾啾?
  艾爾菲張開眼睛,望著一片晴朗的藍天白雲,頓時腦袋轉不過來發生什麼事,盯著天空發愣。
  昨天是發生什麼事……噢,我想起來了,我昏過去前被庫諾痛毆了一拳,後來怎麼了,難道我昏過去後都沒有怪物順便補刀?
  「啾啾。」
  艾爾菲往聲音的方向看去、也就是自己的胸前,有一隻拳頭大小肥圓圓不知道是什麼品種看起來像是鳥的生物正跟他對看,如果不注意到牠的尖喙上有一排排小利齒的話,看起來是很可愛。
  艾爾菲伸出手想把這隻壓在他胸前的小動物給趕走,沒想到手才一伸過去,就被牠一口咬下手指,那一排排小利齒也陷入艾爾菲的手裡。
  「啊阿阿阿阿阿阿阿-—」好痛阿,哇阿阿還給我扭一圈,我看到我的手在流血了。
  在一旁坐在地上點著頭打盹的庫諾突然被這一聲慘叫給驚醒,恍神地張望四周後才看到前面不斷甩著手試圖把緊咬住手的生物給甩掉邊飆著眼淚的艾爾菲。
  艾爾菲慘叫過後試圖把鳥給拔下來,不料那排利齒實在咬得夠緊,硬扯的話感覺皮都會被拉起來,轉個頭看見庫諾睡醒便跑到他前面把被咬住的那隻手伸到庫諾眼前求救:「幫我把牠拔下來!」
  庫諾眼神換散地看了看艾爾菲,然後聽了他的話後視線往下看咬著艾爾菲的手的鳥,在那隻鳥回盯後,一口咬下去。
  「阿阿阿阿阿阿你幹嘛也跟著咬我的手啦!」難不成是太久沒吃肉又餓太久了嗎。
  花了一些力氣才將庫諾推開,原本咬著手的鳥也跟著被拔下來,咕嚕一聲進了庫諾的肚子裡。
  吃、吃掉了,居然生吃,把鳥吃掉了……
  艾爾菲錯愕的盯著庫諾,庫諾舔了舔沾染在嘴上的血後用憐憫的眼神看著艾爾菲說:「不只打不過雞,連小雞也打不過,你到底怎麼活到現在的?難不成都只吃草嗎。」
  什麼,你說那是雞,而且還是小雞?那成雞長怎樣阿!
  「我突然很好奇這裡的大雞長什麼樣子了……」
  「大雞?」庫諾挑眉看艾爾菲,然後用手稍微在空氣中比劃了一個跟人差不多的高度說:「大概這麼高吧,肉質豐富,但要烤過比較好吃。」
  跟人一樣的高度,那是雞嗎?怎麼比較像鴕鳥之類的鳥類,看剛才小雞的行為,這多半也是食肉的吧。
  看著貌似腫起來的手,艾爾菲開始懷疑那隻雞是否有毒。
  不理會正在苦惱的艾爾菲,庫諾將昨天畫的圓陣給銷毀、掩蓋掉,然後念了一小段咒文起了點風將落葉捲到覆蓋在那些被掩蓋的地方,讓人看不出來這裡曾經畫過陣法、打鬥的痕跡。
  待清理完後,「好了,快走吧。」庫諾拍了拍正在發呆的艾爾菲,催促著前進。
  在原地發呆不久回過神的艾爾菲發現庫諾已走遠,遠處傳來一聲吼叫,才想起這座森林很危險則連忙追上去。

  走在四周被巨木環繞的森林小徑裡,艾爾菲東張西望好奇地看著新奇物種的植物,尤其走在有一段高度的山岩則能夠把下方的景物一覽究竟,森林中有不少外型奇異但能分辨得出是自然生存的生物,但看來看去就是沒看到那昨夜出現散發著黑氣、扭曲噁心的怪物。
  「昨晚到底發生什麼事,為什麼你說那些東西會一直被我吸引過來?」艾爾菲好不容易追上庫諾,跟在他後面一邊回想昨晚的恐怖情景一邊好奇地提出疑問。
  走在前面的庫諾突然停了下來讓艾爾菲差點撞上去,他轉過身看著艾爾菲好一陣子才說:「你難道不知道你身上的光在黑暗的森林中像太陽一樣顯眼嗎?」
  「阿?什麼光?」
  艾爾菲拍拍自己的身體,左看右看都看不出有會發光的物體,一臉疑惑的看著庫諾。
  「不是發散的光。」看著艾爾菲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無知樣,這兩天的問答下來使庫諾有點無力的說:「是元素的光。」
  「看你身上的光量,我以為你是哪個古代的守護者,結果你什麼都不知道,而且還很弱。」庫諾歪著頭上下打量著艾爾菲,「這世界有光的種族已經很稀有了,大多數不是死了就是墮轉,我這幾百年來已不曾見過有光的人類,沒想到這次醒來會碰到有光而且還很刺眼的人類。」
  「昨晚那些東西,就是曾經是生物但是已經被黑暗汙染且沒有理智的鬼族,黑跟白本是排斥,所以看到你這個超大顯眼目標,就本能反應理所當然衝過來想把你滅掉囉。」
  什、什麼,所以我活該衰小被打嗎?
  艾爾菲突然覺得自己很倒楣,跑到不知名的地方就算了,還要被鬼鬼喊打的地步。
  「沒有辦法能夠把那個什麼光給隱藏嗎?」我不想走在路上就會隨時被補一刀阿。
  庫諾深嘆了一口氣,用關愛的眼神看著艾爾菲,拍拍他說:「人類有句話,俗話說"出外靠朋友"你就去交一個願意保護你的朋友吧。」
  「欸?難道真的不行嗎?」艾爾菲欲哭無淚的說:「那、你願意跟我做朋友嗎?」
  庫諾呵了一聲不理會艾爾菲便轉過身繼續走,見他不怎麼想回應,艾爾菲只好摸摸鼻子跟上。
  兩人在森林裡走了半天,艾爾菲都不曾見過有魔獸在近距離出現過,只有耳聞不斷保持他們一段距離的吼叫聲,始終不敢靠近。
  「嗯?」庫諾停頓了一下,然後轉過頭朝某一方看去說:「有人類的味道,不過人數不多。」
  「咦?你怎麼知道?」艾爾菲跟著往那個方向看去,但是不管眼睛張多大連個人影甚至聲音都沒看到。
  過沒多久就聽到對話的聲音邊往他們的方向接近,然後樹叢一陣晃動後從中鑽出了三名穿著一身輕便鎧甲的人,其中一位手上還拿著正在扭動的麻布袋,來者看到艾爾菲他們的時候愣了一下,然後警戒地盯著。
  「你們來這裡有什麼事嗎?」庫諾眼神銳利的盯著他們質問,瞬間的壓迫感突然襲擊了在場的任何人,艾爾菲更是身體不自覺地顫抖軟腳坐倒在地,驚恐地看著身旁的少年。
  面對這強大的壓迫感,對面的三人也不禁緊張起來,看似帶頭的人好一陣子才鼓起氣勢叫囂:「我們幹嘛要告訴你!你們到底是誰阿!」
  「我必須剷除企圖進入領地的入侵者。」說完,庫諾一個閃身就衝到了他們面前,在他們還沒有反應當下朝最近的一個腹部重擊,力道大至使那人往後飛去撞到樹幹當場昏厥過去。
  旁邊反應過來的趕緊抽出長劍抵禦,不料防守不及被打到一邊去,躺在草地上捂著傷處唉叫,甚至連劍身也被打個粉碎掉落滿地。
  庫諾轉過頭瞪著剩下的那一個,見同伴沒幾秒就被壓倒性的擊倒在地,那人忍不住顫抖著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能發出意義不明湊不成句子的哽噎聲,在庫諾踏出一步後便一翻白眼昏倒在地,似乎還能看見褲檔滲出不明的水。
  「哼,這樣就昏倒。」庫諾走近那人身邊踹上幾腳,然後轉身走向艾爾菲。
  「呃,我算是入侵者嗎?」艾爾菲小心地看著庫諾,看他打人打得那麼順手,該慶幸庫諾面對自己有控制力道,頂多昏死還不至於出現內傷嗎?
  「你不是入侵者。」在艾爾菲鬆了一口氣後,庫諾順手抓著他的後領將人拉起來後說:「是備用糧食。」
  什、什麼備用糧食,這一樣很糟好嗎,難不成你還是想吃了我?
  旁邊發出了沙沙的聲音,兩人轉頭一看發現是掉落在地的一袋鼓起的麻布袋在扭動,似乎還隱約聽見細細的叫聲。
  庫諾走近將布袋打開,艾爾菲也跟上前去一看,在布袋裡頭的是被繩子綑綁住的——貓咪。
  為什麼是貓咪,這些人沒事把一隻貓綁起來放進麻布袋裡做什麼阿?雖然這貓咪有穿著衣服,但看來看去還是只是隻貓咪,難不成這貓咪有超能力嗎?憑著艾爾菲對這個世界的定義,這貓咪一定不平凡。
  「你、你們是誰?」細綿又帶著顫抖的聲音從那隻貓嘴裡說出,貓咪又掙扎了一番想把身上的繩子給弄鬆。
  「庫諾,這是什麼?」
  「看不就知道了?是貓咪阿。」庫諾一副臉上寫著你沒長眼睛嗎的表情鄙視艾爾菲。
  我又被鄙視了……
  庫諾將貓咪從麻布袋裡抓出來提著,用打量的眼神看著貓咪,舔舔嘴說:「不過,是可以吃的貓咪。」說完,企圖張嘴去咬那隻貓咪,貓咪瞬間發出驚恐的叫聲。
  「阿阿阿阿阿不能吃啦!」艾爾菲緊張地伸手將庫諾手中的貓咪給搶了過來緊緊抱住,深怕庫諾又會硬搶回去吃掉。
  「你敢搶我的食物?」庫諾神情不悅地看著艾爾菲說:「我肚子餓了,不吃那隻貓難不成我要吃你嗎?」
  「不不不不不行吃!」艾爾菲驚恐地抱著貓咪一連後退了好幾步,就怕眼前的餓人會衝上來咬人咬貓。
  「喵哇哇哇哇我給您食物拜託不要吃我!」貓咪似乎也察覺到自己的生命安全,緊張的大叫。
  「你要給我食物?」庫諾左看右看都不覺得這隻貓身上有能吃的東西,「在哪裡?」
  「我帶您們去我們的村莊,您們救了我,就讓我的族人替您們準備食物吧。」
  不——貓咪!你這是在自尋死路還拖族人下水阿!希望我不會看到庫諾屠村的畫面,這不是我能阻止得了的事情阿!
  「哦?有很多肉可以吃嗎?」庫諾似乎提起了興致說:「那就帶路吧。」
  「好,不過還是請幫我解開繩子吧。」
  咦——?
  真的要去阿?真得不會出現庫諾屠村的畫面嗎?我覺得這很有可能會發生的阿——
  但是我還是無法阻止滅村的慘劇,因為庫諾不吃貓的話,我這"備用糧食"的生命可能就會不保,動物遇到危險的時候還是會第一考慮自身的安全,當然我也是,但是這種犧牲他人成全大我真的沒問題嗎?

創作者介紹

尤那/赤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